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天机时时彩计划王网站
?

對“大變局”下的中國經濟要有自信(縱橫)

2019-11-14 05:11:37 環球時報 2019-11-14

何亞非

當今全球化處于十字路口。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碎片化、混亂無序嚴重,大國關系特別是中美關系跌宕起伏。這個世界是繼續開放還是再次相互封鎖?大國是從競爭走向對抗還是維持競爭與合作共存局面?2019年是世界大變局向縱深發展的“轉折之年”,提出的問題多于答案。

世界政治外交層面的重大變化

2019年全球政治外交層面重大變化俯拾皆是,哪些特別值得關注且將對2020年及以后產生深遠影響?

首先是美國以民粹主義、極端民族主義為特征的作風日益嚴重,對外戰略繼續“分叉”發展:一方面無視全球治理需要持續收縮“退群”,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盛行,引發與其他大國或中等強國的種種摩擦和沖突;另一方面對中國發展的戰略焦慮加深,對中、俄奉行強硬打壓政策,大國關系持續惡化。

其次,歐盟面臨更多、更緊迫的分裂危險:英國脫歐一波三折;波蘭、意大利、北歐國家等傳統政治勢力式微、分化,極端政治勢力正在掌權或進入政治中心;德國陷入類似二戰前困境,繼續做“歐洲的德國”還是做“正常的大國”,已經擺上德國政治議事日程,這對歐洲乃至世界未來都有不可估量的影響;意大利等國經濟堪憂,一旦經濟崩盤,歐元和歐盟的分裂與重組將是大概率事件。

再者,中東局勢更加動蕩,敘利亞、伊拉克、庫爾德地區、也門等地宗教派別和部落之戰愈演愈烈;IS等恐怖勢力雖遭嚴重打擊,但在以碎片化、區塊化、個性化趨勢發展。美、俄、土耳其、沙特、伊朗、以色列深深卷入地區矛盾與沖突,中東地緣政治日益復雜、敏感,石油價格上漲已成趨勢,不僅增大世界經濟下行壓力,而且給中東帶來戰爭風險。

可以預見,2020年世界地緣政治博弈將更加激烈。但由于世界尚處“大變局”前期,大國全面對抗概率依然很小。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都面臨更大動蕩,不能排除“灰犀牛”撲面而來,需要高度警惕。

全球經濟金融領域“灰犀牛”隱現2019年世界經濟金融風險積聚,國際貨幣體系較量更加復雜、激烈,加劇了全球資本市場動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再次下調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預期至3%,經濟下行難以逆轉。由于美國的單邊主義做法導致全球貿易和投資受到嚴重打擊,加上世界經濟周期性變化疊加、全球生產鏈調整和主要經濟體經濟轉型,無論發達國家還是新興市場,都面臨程度不同的經濟放緩等困難。

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采取寬松政策至今,邊際效應遞減,然而苦于沒有替代措施,不得不繼續量化寬松,導致大國貨幣政策錯配、資本市場動蕩,特別是發展中國家遭受外部資金大進大出的失控局面,金融風險日益增大,債務危機包括歐元危機的風險時刻都在,2020年引爆區域性乃至世界金融危機的概率上升。

美元獨霸世界貨幣體系的危險性日益突出。美國把美元占全球支付、儲備、結算60%以上的金融優勢“武器化”,動輒使用金融制裁對付別國。美國基于國內法實行“長臂管轄”,加強對與伊朗進行石油貿易的企業、銀行進行制裁,迫使主要歐洲國家、俄羅斯和中國等合作建立獨立支付體系,以規避美元制裁。這是各國希望建立多種世界儲備貨幣和不同國際貨幣體系的現實反映。

加上中美貿易戰起起伏伏,2019年全球化和地緣政治的十字路口給各國出了難題。2020年世界或更加不太平、不確定,一些“灰犀牛”危機隱約可見。歐盟的意大利、西班牙,拉美的智利、委內瑞拉,還有部分亞洲國家,都已出現經濟衰退和債務危機跡象。如今世界經濟金融的相互依賴和迅速傳導,使國別危機和區域危機能迅速蔓延,主要經濟體和跨國公司投資更加謹慎,觀望成為主流。

“大變局”下中國該怎么辦面對全球化十字路口的大變局,中國如何處理好與世界的關系?中國經濟如何繼續穩中有進,并對世界經濟增長持續做出貢獻?

第一,中國對世界大變局特別是經濟下行趨勢有深刻的認識,憂患意識增強,經濟戰略布局正在調整。中國決心繼續做好自己的事,并在此基礎上維護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近年來,中國從自身經濟發展、全球產業鏈位移、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新動力考慮,提出“一帶一路”等一系列新倡議,力所能及地提供各國亟需的“全球公共產品”。

第二,中國經濟這兩年向以內需為主調整,這增強了中國經濟的韌勁和抵御世界經濟動蕩的能力。可以預見,2020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不會少于歷年的30%。同時,中國加大對科技和基礎研究的投入,2019年研發支出已占全國GDP2%以上,且逐年增加,在一些關鍵領域,這一比例還會更高。盡管困難不少,但中國經濟發展前景看好,我們必須有充分的自信和戰略定力。

第三,新一輪科技革命帶來人類經濟活動、生活方式和國家競爭形態等方面變化。2019年主要經濟體加大對人工智能、生物技術、大數據、物聯網、太空和海底技術的投資研發。科技能力成為衡量一國綜合實力的重要指標。全球化十字路口的選擇離不開技術革命的方向。中國既有成為全球生產鏈一部分帶來的技術積累,更有后發優勢。盡管2019年遭遇美國科技封鎖,但中國科技發展勢頭不可阻擋,在部分領域突破的可能性增大。

從二戰后世界政治經濟歷史進程看,現在世界還處在“大變局”前期,國際政治經濟和大國關系的不確定性、不穩定性顯著加強,需要對大趨勢和行業發展趨勢做認真觀察和思考,不斷學習或總結發達國家和中國自身發展的經驗。▲

(作者是外交部原副部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大小单双视频精准计划 群英会怎么买中奖率高 最新的网上赚钱方法 pt电子刷流水 北京赛车微信群 ag电子游戏控制 有山西快乐10分的平台 安徽麻将作弊器 分销商品怎么赚钱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最赚钱的黄主播 北京pk10定胆杀号 赛车6码二期投注计划 大小单双预测计划软件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规则奖金 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