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天机时时彩计划王网站
?

英雄張超的4.4秒生死抉擇

2019-11-12 11:11:14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 2019年10期

梅常偉 王玉山 吳登峰

張超,湖南岳陽人,1986年8月出生。2004年9月入伍,畢業于長春空軍航空大學,生前系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中隊長,一級飛行員。2016年4在駕駛艦載戰斗機進行陸基模擬著艦接地時,突發電傳故障,壯烈犧牲。被中共中央追授為“全國優秀共產黨員”,被中央軍委追授“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榮譽稱號,全軍掛像英模。

夏日的渤海灣畔,巨大的轟鳴聲中,一架架殲-15艦載機風馳電掣,頻繁起降。

然而這一幕,張超再也看不到了。2016年4月27日,在駕駛戰機進行陸基模擬著艦訓練時,飛機突發電傳故障,危急關頭,駕駛員張超果斷處置,盡最大努力挽救戰機,在推桿無效后,他被迫跳傘,墜地后受重傷,搶救無效壯烈犧牲,年僅29歲。

碧海丹心,他把閃亮的青春定格在茫茫大海上;藍天忠魂,他把血染的風采灑向萬里長空。

魂系深藍海天間,人民海軍航母艦載機事業的豐碑上將永遠銘刻他的名字——張超。

海天魂

2016年4月27日是張超加入艦載航空兵部隊的第90個飛行日,再有3個飛行日,他就能完成剩下的訓練任務,順利上艦。只有在航母上完成起降飛行訓練,取得上艦資格認證,才能成為一名真正的航母艦載戰斗機飛行員。

那一天,按照計劃,張超和戰友們要飛3個架次的低空、超低空訓練——在數十米的高度高速掠海飛行,承受的是常人難以想象的驚險。

第2架次飛完,海面上薄霧漸起,能見度越來越差,第3架次被調整為陸基模擬著艦訓練。這是艦載戰斗機飛行員的必修課。起飛,拉升,轉彎……按著艦的所有技術動作和要求觸“艦”;加速,復飛……一個架次,飛行員們通常要重復6圈這樣的飛行,每一圈又被稱作一個“進近”。

12時59分,張超駕駛117號殲-15飛機進入著“艦”航線,實施他飛行生涯中的第634個“進近”。

“對中很好!”“高度有點高!”著艦指揮員王亮發出的兩條指令清晰傳來。指令少,說明著陸的偏差小。跑道上的中心相機,把戰機著陸的畫面實時傳到飛行員休息室。

117號戰機的高度低了,又低了,后輪觸地、前輪觸地、滑行……那片被稱作“黑區”的模擬航母飛行甲板上,又疊上了3道漆黑的輪胎擦痕。

然而,戰機剛剛滑行了2秒鐘,無線電里突然傳來語音報警:“117電傳故障,檢查操縱故障信號!”電傳故障,是殲-15飛機最高等級的故障,一旦發生,系統會自動報警,并在無線電中廣播,也意味著飛機失去控制。那一刻,是12時59分12秒。

塔臺、著艦指揮工作站、飛行員休息室……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

緊跟著報警聲,戰機的機頭一下子抬了起來,在不到2秒鐘的時間內,機體與地面接近垂直!

“跳傘!跳傘!跳傘!”飛行指揮員徐愛平對著無線電大喊。幾乎同時,火箭彈射座椅穿破座艙蓋,呼的一聲射向空中……那一刻,是12時59分16秒。戴明盟、張葉馬上往外沖,朝著張超落地的方向一路狂奔。

近了,近了……還剩20多米的時候,戴明盟看到張超的胳膊動了一下,他這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由于彈射高度太低,角度不好,主傘無法打開,座椅也沒有分離,從空中重重落下,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跡。張超被緊急送往醫院。

20多分鐘的路程,張葉從未覺得如此漫長。“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飛不了了……”張葉沒想到,這句話竟成了張超最后的告別。2016年4月27日15時08分,一顆年輕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

彩超檢查顯示,在巨大的撞擊中,腹腔內臟擊穿張超的胸膈肌,全部擠進了胸腔,心臟、肝臟、脾、肺嚴重受損。醫生說,那么重的傷,能堅持到醫院已是奇跡。片子拿給戴明盟,這位經歷過多次空中突發險情的英雄試飛員卻沒有勇氣看上一眼,久久沉默不語的他找到一個沒人的房間,讓眼淚肆意流淌……自從1992年父親去世,這個剛強的漢子已經24年沒有哭過。

“飛參記錄表明,從戰機報警到跳傘離機的4.4秒里,張超的動作是全力推桿到底。”戴明盟說,張超肯定知道,殲-15飛機系統高度集成,發生電傳故障,第一時間跳傘才是最佳選擇。

生死關頭,張超卻做出了一個“最不應該”的選擇……那奮力一推,是他意圖制止機頭上仰,避免戰機損毀的最后努力。心愛的戰機,那早已與他的靈魂融為一體的戰機,在張超的心里,比生命更重要……

海天夢

加入艦載航空兵部隊之前,張超是“海空衛士”王偉生前所在部隊的一名中隊長。不管是改裝殲-8飛機,還是改裝新型國產三代戰機,張超都是同批飛行員中第一個放單飛的。時任殲-8改裝大隊大隊長的郭占軍說:“張超的飛行技術,是同齡飛行員中最優秀的。”

2014年5月,一架外軍飛機實施抵近偵察,張超奉命戰斗起飛。他寸步不讓,與外軍飛機斗智斗勇,成功將其驅離。

隨著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艦入列超過2年,戰斗力建設迫在眉睫,海軍在三代機部隊破例選拔艦載戰斗機飛行員。得知消息后,張超第一個報名申請。此時,他已飛過6種機型,單位正準備提升他為副大隊長。此時,選擇艦載飛行,意味著一切從零開始,也意味著更大的風險。而家屬剛剛隨軍、孩子不滿一歲,此時的張超,最需要的是生活、工作穩定。

考官戴明盟第一個問題就是:“艦載機飛行是世界上公認的最危險的飛行,你愿不愿意來?”“我知道危險,但就是想來。”張超語氣堅定、果敢,戴明盟記憶猶新。

2015年3月14日,張超開始了飛向航母的航程。同班的飛行員2013年就開始了學習訓練,作為“插班生”,張超要在1年內趕上戰友們2年多的訓練量。

與陸基飛行相比,艦載飛行最大的難題是著艦有效區域僅長36米、寬25米,必須把調整飛行的戰機著陸誤差控制在前后不超過12米、左右不超過2米,才能使飛機尾鉤順利掛住阻攔索,實現安全著艦。飛行員需要通過數百次的陸基模擬起降訓練,才能熟練掌握技術。

張超開啟了“加力模式”:加入艦載戰斗機部隊6個月時,他追平了訓練進度;10個月時,他第一次駕駛殲-15飛機飛上藍天。所有的課目考核都是優等。“張超進步快,是因為他特別用心。”一級飛行員丁陽記得,有一天,飛完教練機,張超有個疑問,先是在餐廳和他討論了半個小時,覺得還不清楚,吃完晚飯又跟著他到宿舍,一直討論到十一點半才離開。可丁陽剛躺下,張超又來敲門了,笑呵呵地說著抱歉,“有個問題想不通,睡不著”。兩個人站在門口,直到把問題弄清楚,張超才滿意地回屋休息。

那些日子里,舍友艾群記得,每次飛行結束,不管好壞,張超聽完教員對自己的講評,總會跑去“蹭”戰友們的講評,用來檢查對照自己。

在某艦載航空兵部隊戰斗的411天里,張超起降數量是其他部隊戰斗機飛行員年均水平的5倍以上。“他的技術狀態非常穩定,上艦指日可待。”戰友們都這樣說。然而,上艦飛行的夢想即將實現時,張超卻犧牲了。

海天祭

張超犧牲前,妻子張亞曾想來部隊看看他。仿佛是一種巧合,4月27日,張亞買好了第二天的火車票,跟張超約好,先去沈陽看朋友,再趁“五一”假期來部隊看他。那天晚上,張超平日里很準時的“平安”電話遲遲沒有打來,張亞打了好多個過去也沒人接。她有些心慌,往常只要白天飛行,張超都會打電話報平安。

無論如何,張亞沒想到,摯愛的丈夫已經犧牲了。

“雖然我知道很多事故,但是一直都認為他不會有事。”張亞說,“張超特別自信,我也特別相信他,他技術好是公認的。”她沒有想到,這一次,張超“辜負”了她的信任。

4月29日早上,張亞終于見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她喊他名字,他再也聽不到了;她吻他嘴唇,卻是那么冰冷;她跪在靈前,自責著:“是不是我要來,影響你飛行了?”她跪在靈前,哭泣著:“我應該任性一些,早點來看你……”她剪下一綹頭發,裝在張超胸前的衣袋里:“這輩子我們很短,下輩子我還嫁給你。”

張超的心愿,張亞一直記在心里。張超最大的心愿是上航母,她想替他去一次,如果不方便,能不能讓戰友們帶著他的照片去。張亞不知道的是,原定于5月的上艦資格認證,其中一項就是安排家屬給飛行員獻花,她本在邀請之列,只是還沒等到通知,張超就犧牲了。如今,這份邀約依然有效。

張超的電腦里,保存著一份殲-15飛機實際使用武器的教學法,不長,只有3000多字。犧牲前,他結合自己實際使用武器的經驗,利用20多天的休息時間,加班加點整理,不清楚、不確定的地方就打電話回老部隊反復核實。“他總是那么嚴謹,不會告訴別人沒把握的東西。”某艦載航空兵部隊戰斗機團副團長孫寶嵩說,那次,他問了張超一個關于某型國產三代戰機的問題,張超先是查資料口頭告訴他,擔心表述不準確,便整理成文字,過了兩天,他又專門找到孫寶嵩,指出了其中幾處錯誤。張超走后,大家利用他整理出的200多份視頻資料、2萬多字的心得體會,對那份教學法進行了補充完善。

“今后,每一個學習殲-15飛機武器使用的飛行員,都會記住張超的名字。”孫寶嵩說。

張超的心愿,戰友們一直記在心里。張超犧牲前,累計飛行時間達到了一級飛行員的標準,相關請示文件也已經上報。但由于工作流程的原因,一級飛行等級證章還沒發到他的手上,他犧牲時佩戴的還是二級飛行等級證章。這件事,某艦載航空兵部隊戰斗機團參謀長徐英一直惦記著。追悼會的頭一天,他專門趕到殯儀館,摘下自己的一級飛行等級證章,輕輕地別在張超的胸前。“我不能讓他帶著遺憾走。”徐英說,張超的證章,他會一直珍藏。在寫給張超的百行長詩里,徐英寫道:你盼著成為一級飛行員/我的證章別在你的胸前/帶著我的祝福我的牽絆/愿你在天堂里飛得更遠……

6月16日,張超犧牲后的第50天。那天,站在張超墜地后的那片草地上,面對全體飛行員,戴明盟的聲音沉著而冷靜:“同志們,張超是為人民海軍航母艦載機事業犧牲的第一位英烈,他既是一座精神豐碑,更是我們前進的路標。他時刻提醒我們,未來的考驗還很多,要走的路還很長。但不管有多少未知,有多少風險,我們都將朝著既定目標勇敢前行!”

迎著無垠的海天,戴明盟第一個,張葉第二個,徐英第三個……滑行,加速,一架架“飛鯊”呼嘯起航……

魂歸海天,英雄不死!

〔本刊責任編輯 周 雨〕

〔原載《軍工文化》2019年第4期〕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 2019年10期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的其它文章
我的父親與“541”高地傳奇
藍天忠魂
“鋼鐵戰士”麥賢得
太行之子
張鐮斧的一生七情
紅軍精神代代傳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黑彩票平台 红黑梅方高手技巧 4056棋牌游戏中心s 浙江飞鱼计划 澳洲幸运10开奖号码 赚钱宝复制别人缓存 大智慧股票软件 金尊国际jz 线下福利彩票打印软件 微信红包大小玩法群规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江苏一定牛11选五5 专业篮球场 青海11选5预测第58期 欢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省11选五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