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天机时时彩计划王网站
?

我的父親與“541”高地傳奇

2019-11-12 11:11:14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 2019年10期

任保俗,河北辛集人,1924年出生。1938年2月參加八路軍,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參加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歷任連指導員、營教導員、副團長、團長、師參謀長、副師長、師長、副軍長、軍長、南京高級陸軍學校副校長(副兵團級)等職。1987年4月在北京病逝。本文作者任志秋系任保俗之女。

我的面前擺著一篇66年前刊載在《人民文學》上的戰地紀實文學作品——《在前進指揮所里》,作者是戰地記者葛洛。文章講述的是1952年抗美援朝金城防御戰的故事(原載于1953年《人民文學》第3期,1953年底被收錄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2軍出版的《戰斗在朝鮮前線》一書)。深度泛黃的紙張已經脆硬,指尖劃過紙張稍重就會撕裂它;從左至右豎排、標準的繁體字,這一切都在無聲地訴說著走過的歲月……

在泛黃的紙張上清晰地記載著一個熟悉、親切的名字“任保俗”,這是已離開我32年之久的父親的名字!

時過境遷,在半個多世紀后,作為文中被報道主角的后代,我才第一次看到這篇文章。回想兒時在部隊大院的操場里看過的《上甘嶺》《英雄兒女》《奇襲白虎團》等電影,其中很多故事竟是自己父親的親身經歷,不免內心百感交集。

葛洛在文章一開始這樣寫道:

離發起攻擊的時間還有一個來鐘頭,而戰斗的各種準備工作都已經做好了。在作為團前進指揮所的這條坑道里,我們坐在桌子旁邊,不時地看著表,等待著黃昏的來臨。從坑道入口處射過來的白日的亮光,正在逐漸暗淡下去。我仿佛感到在這寂靜的時間里,有千百顆戰士的心正在劇烈地跳動著,為著即將到來的戰斗,為著勝利。

桌上的電話鈴響了。副團長任保俗從桌子旁邊站起來,拿起電話聽筒。這是師長打來的電話(時任師長李德生)。電話的線路是這樣良好,以致我坐在副團長的身旁,也能聽得出師長令人愉悅的聲音……

1951年7月10日,中朝美三方談判在“三八線”上的開城拉開了序幕。1951年11月至1952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進入金城防御作戰階段。志愿軍按照黨中央、毛主席提出的“持久作戰、積極防御”的方針,由戰略進攻轉為陣地防御,采取“零敲牛皮糖”的戰術,在不斷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的同時,逐漸發展壯大自我。此階段的“聯合國軍”也飽嘗苦頭,在連續遭到中朝軍隊的打擊后開始實施戰略防御。此時的朝鮮戰場敵我雙方已形成軍事對峙局面。

金城防御作戰階段初期,父親所在的12軍35師剛結束谷山休整不久。在歷時4個多月的時間里,12軍較為系統地開展了戰役總結、思想教育等活動,實施了建制調整、兵力補充等措施,在休養生息的同時,部隊的戰斗力得到了全面的提升。11月初,按志愿軍總部部署,12軍整建制離開谷山接替67軍至金城地區駐守,并以昌道里為中心組織防御。

從1951年5月底開始,以李奇微、范弗里特為首的“聯合國軍”一面高舉停戰談判的“講和牌”,一面揮舞以“細菌戰”“空中絞殺戰”為名的殺人刀,企圖以所謂的夏、秋季攻勢換取談判桌上的更多籌碼,進一步把勢力范圍向“三八線”以北擴張。三方的談判一直在持續中,戰斗也從未停止過。

1952年6月,敵人先后向12軍駐守區域“209”南側高地、官岱里西側無名高地、雙嶺洞西南側無名高地和狐峴西南側無名高地發起進攻,我英勇的志愿軍予以堅決回擊,一次又一次將敵人精心組織的攻勢徹底挫敗。

為了進一步貫徹毛主席“打談相濟”的方針,更有力地配合板門店談判,12軍黨委決定進一步爭取主動,乘勝殲敵。接到任務后,時任35師師長李德生開始運籌接下來的戰斗。選擇什么樣的地方作為突破口?怎樣去突破?帶著問題,李德生師長來到了師屬各前沿陣地。

1952年7月底,時任104團副團長的父親陪同李德生師長,又一次對作戰一線的地形進行實地勘察,最終敲定座首洞東南“541”高地為進攻目標。

站在104團1營主陣地望去,“541”高地的基本輪廓映入眼簾。它位于敵“525”陣地東北側,長約400米,是敵軍主陣地轎巖山向東延伸的一條狹長的山梁,與我方相距約500米,最近距離僅三四百米,敵我雙方幾乎能看到對面活動的身影。周圍峰巒迭起,猶如一道天然屏障遮擋住了前往“525”高地的通道。高地以南是敵人聯成一串的幾個陣地,高地東臨北漢江,腳下有一條自北向南的公路,是敵人運輸彈藥、糧食的唯一供給運輸線。誰控制住“541”高地,誰就能扼住對方的咽喉,控制公路乃至運輸要道上的致命點。

“541”高地由李承晚的精銳部隊京畿師(又稱首都師)的26團3營駐守,所以敵人又稱其為“京畿山”。這是一支裝備精良的部隊,自恃有著堅固的防御工事、優良的新式武器,依托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有利地形,像個牛皮糖一樣死黏在這里。

反擊的突破點選好了,接下來是誰來擔當重任的問題了。李德生師長略加思索,隨即把目光鎖定在了師主力部隊104團。

104團是一支歷史悠久的英雄部隊,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從襄樊城頭、淮海平原、長江天塹到挺進大西南,戰功顯赫。1949年11月解放西南戰役打響,104團作為先頭部隊晝夜兼程200里,率先攻下重慶門戶綦江縣城。團前衛營猶如利劍直搗國民黨軍用機場白市驛,隨后和友鄰部隊一起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勝利的旗幟插到了重慶上空,摧毀了蔣介石以西南為防線構筑的蔣家王朝的最后堡壘。1951年3月,104團隨志愿軍三兵團跨過鴨綠江,接著便投入到朝鮮戰爭中規模最大的第五次戰役。在攻克加里山土耳其勁旅、堵截自隱里南逃的美23團和法國營等戰斗中,104團均有出色的表現。1951年4月,104團率先占領了光大古地區,為全軍發起進攻殺出了一條血路,給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以沉重打擊。這次攻打“541”高地,若用104團,一定能夠克敵制勝。

師黨委很快批準了作戰方案。翌日,時任104團副團長的父親奉命來到了師指揮所。李德生師長望著這張年輕英俊的面孔,心里充滿了信任。

父親14歲參軍,是從太行山走出來的小八路。在抗日戰爭的烽火中,父親經歷了反掃蕩和大生產運動的艱苦磨練。解放戰爭中,父親在魯西南戰役、襄樊戰役、淮海戰役和渡江戰役的槍林彈雨里一路廝殺,迅速成長為一個智勇雙全、英勇善戰、善于組織協調的軍政復合型干部。西南戰役時攻重慶、打成都,父親沖鋒陷陣,勇克頑敵。1950年初,父親在川東一帶參加剿匪,他孤身一人深入匪穴,配合攻山部隊一舉端掉土匪的老窩,為維護重慶及周邊新政權的穩定和老百姓的安寧作出了貢獻。正因為他的勇敢、機智和出色的軍事才能,李德生師長在入朝整編前親自到軍部偵察營將其調入麾下,并委以重任。

入朝作戰使他有了更多的歷練,尤其是第五次戰役中自隱里北山之戰,在時任團長常國華身負重傷無法指揮時,他挺身而出,帶領兩個營向敵陣地發起猛烈進攻,一鼓作氣俘敵200多名。

金城防御戰的序幕剛剛拉開,104團繼任團長曹國瑛即在一次戰斗中不幸犧牲,師黨委研究決定,由時任副團長的父親主持全團黨政工作。

李德生師長簡要傳達了師黨委的決定,以及對攻占“541”高地的部署后,面帶微笑地說:“任務清楚沒,有信心嗎?”父親理了一下帽子,干脆利落地回答一聲:“有信心,請師長放心!”

經過一番討論,師部同意了團里的建議,決定讓104團4連擔任主攻。4連建制齊全、朝氣蓬勃,極富戰斗力,連長屈海群,也以機智靈活、作戰勇猛著稱。

父親選定104團1營營部主陣地“539”為前沿指揮所,也就是葛洛在文章標題中所指的“前進指揮所”。父親命令1營營部機關、作戰參謀以及通訊員等一律歸己調配使用,隨時聽從調遣,執行命令。

敵情分析、地形勘察、戰前動員、兵力布局、給養調配……一切都在緊張而有序地進行著。沖鋒的日子就要到了,雖然父親早已身經百戰,一向鎮定自若的他此刻卻有一點小小的反常,他的心里有個清秀、恬靜的影子總也揮之不去,那就是在師部防疫辦公室工作的李希——我的母親。

1952年初,“聯合國軍”悍然違反國際公約實施細菌戰。2月,35師駐地發現美飛機投下特別炸彈,里面有老鼠、跳蚤、蒼蠅等,并從這些物體中檢驗出傷寒等病毒。志愿軍總部立即組建了軍、師、團各級建制的防疫機構,母親因為有些文化,入伍后又一直表現不錯,被調到35師防疫辦公室,負責搜集和上報師部及所屬各單位的疫情,組織清除駐地周圍環境,安排人員防護醫治。師防疫辦主任由李德生師長親自擔任,各團防疫辦則由副團長負責,104團防疫辦主任由父親兼任。在工作中,父親和母親相互有了好感。別看父親在戰場上沖鋒陷陣,神勇無比,但遇到這事卻十分靦腆,一直沒有挑破這層窗戶紙。而周圍的首長和戰友們早已看出了苗頭,暗地里合計著撮合這對年輕人。

1952年夏日的一個清晨,李德生師長按常規聽了我母親的工作匯報后,關心地詢問起兩個人的感情問題,一語點破:“他是師里最年輕的團長,打仗勇敢,為人誠信,這樣的人你不嫁要嫁誰!”母親沒有直接回答,一臉羞澀地離開了師部辦公室。窗戶紙雖已被師首長捅破,但過了好些日子,兩人還沒找到機會“緣定終身”。

眼看著攻占“541”高地的戰斗就要打響了,父親終于鼓起勇氣拿起電話,對著電話另一端的母親說:“就要開戰了,這場戰斗任務很艱巨,也很危險,對我是非常重要的考驗,如果我能打勝平安回來,我倆就確定戀愛關系;如果沒有攻下高地或者我犧牲了,就當我沒有說過這事兒……”

聽著這質樸而熱烈的肺腑之言,母親再沒有推辭的理由。一次特殊的戰地求婚成功了!沒有機會花前月下,沒有時間甜言蜜語,戰地為憑,日月為證,我的父親和母親就這樣確定了戀愛關系。這就是身為志愿軍戰士真摯樸素的情懷,可以想象即將奔赴戰場的父親那一刻是怎樣的激動和幸福……

一切就緒,只待一聲號令。

副團長燃起一支香煙,在一條矮凳上坐下來。他年輕的略顯消瘦的面孔上,呈現出一種堅毅而鎮靜的表情,這是一個具有充足自信力的指揮員在激烈的戰斗前所慣有的表情。幾分鐘的沉默以后,他吐出一口煙霧,唇邊浮起一個沉思的微笑。

一些年輕的戰士擠坐在一起。蠟燭的光亮映照出他們一張張健康的臉孔。他們在熱烈地談著話,談話的內容也是關于即將到來的戰斗的。一個河南口音的通訊員,正在向大家介紹他的戰斗經驗,他興奮的語調和緊張的手勢,都緊緊地吸引著每個通訊員和電話員的注意力……

戰前的指揮所里是如此平靜、安寧。父親微笑著吸著香煙,年輕的戰士們談笑風生,觀察員、通訊員、電話員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值守,從容而淡定,表現了智者的胸有成竹和勇者的無畏無懼。

此刻的前沿陣地前,4連長屈海群早已在凌晨帶著突擊隊員,神不知鬼不覺地攀上陡峭的山崖,繞過布滿照明雷、掛雷和地雷的障礙區埋伏下來。這里的一切屈連長太熟悉了。他在師、團領導的帶領下,曾不止一次地實地觀察過,對敵軍的障礙設置、火力部署、防線結構甚至這里的植被和地貌,都了如指掌。突擊隊一行已經在敵人的眼皮底下整整潛伏了一個白天。

觀察員們除了在觀察孔跟前擔任監視敵人任務的那一個以外,其他人都圍坐在子彈箱跟前,興奮的談話聲也從他們中間傳出來:“喂,你們猜一猜看,”一個年輕的觀察員向大家提出問題,“十個美國鬼子,把守一個山頭,我們志愿軍戰士沖上去了。打出一排手榴彈,給報銷了六個。又掃了一梭子沖鋒槍,揍倒了三個。這時山頭上還有幾個美國鬼子?”一個觀察員不假思索地回答:“還有一個。”“不對。”“為什么?六個加三個是九個,十個去九個不是還有一個嗎?”提問題的觀察員兩手向膝蓋上一拍:“嘿,算你沒有把那些美國慫包兵估量透。山頭上是十個人,被我們打死了九個,剩下的一個還不嚇得屁滾尿流地溜掉了,他哪有膽量站在山頭上不跑呀!”接著是一陣轟然的笑聲。

看到這里我有點忍俊不禁。這個觀察員可真是父親一手帶出的兵。小時候父親很少給我們講他在戰爭年代的故事,有一天卻破例聊起他當年應試偵察兵時,連長考他的問題:樹上十只鳥,開槍打中一只掉下來后,樹上還剩幾只鳥?我的一個姐姐嘴快,不假思索地順口答道:“還剩九只。”父親笑著說:“怎么可能呢?槍聲一響,其余的鳥不就飛走了嗎?”我們姐妹幾個自然是嬉笑成一團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黃昏在期待中悄悄降臨,發起攻擊的時刻就要到了。父親看著表,當時針指向19點時,他果斷地向值班參謀們發出命令:“通知各個火力隊,炮火開始!”剎那間一顆綠色信號彈飛向上空,加強炮營32門大炮齊聲怒吼著直射“541”高地,頓時敵人的陣地火光沖天,一片鬼哭狼嚎。

屈海群連長帶領突擊隊發起了沖鋒,僅用了6分半鐘就攻下了陣地,全殲京畿師守敵一個排。通到山包上的電話線路架通了,屈連長從剛剛占領的陣地上打來了電話。聽到首攻告捷的消息,一直鎮定自若的父親也激動了。

當副團長從參謀手中接過電話聽筒的時候,我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種異乎尋常的激動的表情。他放大聲音說:“請代表我向戰士們表示慰問。他們都打得很好,很頑強。你可以向打得最好的同志們宣布,我馬上向團評功委員會給他們請功……”

山包上的情況通過觀察員的報告及時地反映到指揮所里來,父親的命令通過通訊聯絡網迅速地傳送給各兵種的指揮員,并被堅決地加以執行,戰斗越打越激烈。

被打昏頭的敵人開始意識到了危機,接下來的反攻一次比一次瘋狂,攻占、反攻占、再攻占,雙方在拉鋸式地反復較量爭奪。敵人的炮火鋪天蓋地般傾瀉下來,“541”高地被打成了一片焦土。通往高地的路被網狀式的火力死死封住,暫時切斷了突擊隊的后援和運輸,指揮所也被激烈的炮火封鎖,一度與陣地失去聯系。敵增援部隊從周邊幾個陣地趕來如潮水般涌向我們的戰士。激戰至黃昏時刻,104團傷亡慘重,子彈打完了,手雷扔光了,我方陣地上只剩下兩名同志:衛生員牟元禮和三排副排長楊春增。

十六歲的小衛生員牟元禮,他在我們的印象里還完全是個小孩子,但是在堅守陣地的戰斗中他一身五任地完成了衛生員、通訊員、觀察員、運輸員和戰斗員的任務,用繳獲的自動步槍打死了三個敵人……

三排副排長楊春增,這個優秀的共產黨員,董存瑞型的不朽戰士,在戰前交給團黨委的決心書上他寫道:“光榮的任務交給我們了……有我一個人在,決不讓陣地失守……必要的時候……我決心獻出我自己……”英雄的誓言實現了。

……成群的敵人已經擁上陣地。在這萬分危急的情況下,他拿著一顆高級手榴彈沖進敵群,拉響了這顆高級手榴彈,與十幾個敵人同歸于盡。

烈士們誓與陣地共存亡的英雄壯舉,為后續增援部隊的反攻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戰機,為104團取得“541”高地的最后勝利奠定了不可磨滅的功勛。

面對敵人兵力雄厚、兇猛瘋狂的態勢,指揮所里的父親及時調整戰術,命令屈海群將部隊按小組劃分,化整為零,以各小組為單位連續不斷地向“541”高地發起進攻,在保存實力減少傷亡的情況下,以最快速度增援陣地。新的戰術很快奏效,我們的戰士突破封鎖終于沖上去了。望著一個個倒在血泊中的戰友,后續部隊的同志喊著“報仇”的口號猛烈射擊,一堆堆敵人在發紅滾燙的槍管下喪命。敵人被英雄的志愿軍戰士打退,陣地終于守住了!

我和副團長一起來到觀察孔跟前,這時太陽已經從東邊的山頭上升起來了。明亮的陽光照耀著山林和河流,看來是一個晴朗的日子。在那昨晚還是激烈戰場的小山包上,現在卻顯得空前的沉寂。從望遠鏡里望過去,密布的彈坑猶如一張張沉默的巨口,殘缺的樹干橫七豎八地歪倒著。那些大部分已經坍塌的工事里,現在也看不到一點動靜。沒有炮聲,也沒有戰斗的吶喊。但是在這寂靜的時刻,戰士們壯烈的誓語仍然回響在我的耳邊,他們英雄的姿態仍然活現在我的眼前。

……發生在這個小山包上的不朽的事跡是不該被遺忘的!

“541”高地,這是一座面積不到五公頃的小小的山包,是朝鮮戰場上千萬個普通小山包中的一個,當時即使是在最詳盡的軍用地圖上也無法找到它的名字。但是104團的勇士們卻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創造了一個奇跡。8月5日至7日,三天慘烈的戰斗,殲敵600余人。美聯社記者曾發文形容這場戰斗,說炮彈把通向京畿山的戰壕打得像奇怪的墳墓,南朝鮮士兵尸橫遍野……

戰后,104團4連榮立集體一等功;楊春增烈士被朝方授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榮獲朝鮮金星獎章和一級國旗勛章,并被志愿軍總部追記特等功、一級戰斗英雄;戰士胡志先記特等功;連長屈海群、衛生員牟元禮各記一等功。《人民文學》、新華社和朝鮮戰地媒體等紛紛到104團實地采訪并做了宣傳報道。

“541”高地一戰,在戰前周密布置的基礎上成功地運用了依托坑道、步炮密切協同、小兵群多次補充、逼近敵陣潛伏等戰術,創造了小分隊積極防御作戰的范例,后來被多本軍事書收錄或引用。戰后不久,我的父親被正式提拔為104團團長。

1953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來得都要早一些,金達萊花也似乎開得更旺更艷。4月一個明媚的清晨,在朝鮮東海岸元山,104團的駐地熱鬧起來了。這一天是父親和母親結婚的大喜日子,戰友們有的幫忙打掃新房,有的幫忙找紅顏色的紙張和布條,不知道是誰在哪里弄到了一些朝鮮老百姓做的土酒,喜慶的氣氛四處洋溢。新房安在簡陋的坑道里,在潔白清香的金達萊花的簇擁下,母親走進了洞房。團參謀長崔明禮特地找了一臺美式照相機(戰利品),為這對戰地伉儷留下了極其珍貴的結婚照,讓我們這些后代能一睹他們當年的風采和幸福無比的笑容。

看完了這篇戰地報道,我心中產生了一個疑問:作者葛洛是何許人也?能把枯燥的戰斗場面寫得如此鮮活,引人入勝,富有感染力,絕對是大家之作。因此,我想找到他并了解他的欲望越來越強。2019年7月初,在翻看家中老照片時,一張攝于1952年座首洞,父親與四個穿著志愿軍軍服的戰友的合影照片讓我如獲至寶。母親對著照片從左至右一一念著他們的名字,可右邊第一個人她卻不認識,說一直在打聽這人是誰,但十幾年了都沒問到。幾天后再次說到這個話題,母親突然輕輕說了一句,會不會照片上的那個人就是葛洛?一句話提醒了我,細想還真有可能,時間、地點都能對上,而且部隊的老人都說不認識,那就極可能是臨時去104團的外單位的人。在互聯網、電話的幫助下,我終于找到了一位葛洛生前在北京的部下。對方很快認定了,那個人就是葛洛本人,照片一定是他跟隨父親實地采訪期間拍的。

通過進一步的了解,我才知道原來作者葛洛不僅是志愿軍總部派到朝鮮前線的戰地記者,而且是著名作家。1938年他奔赴延安,1940年畢業于延安魯迅藝術學院。曾任西南軍區政治部創作組組長、《人民文學》《詩刊》副主編、《小說選刊》主編、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常務書記等,難怪他的文字功底那么扎實,文章寫得那么出彩!

據母親回憶,父親說曾經有記者到前線采訪,師部要求他提供自己的事跡材料,父親說了一句“那有啥好寫的”就回絕了。記者就跟隨著進了坑道團指揮所直至戰斗結束,于是就有了內容如此真實感人、文字水平如此之高的戰地報道。

對于《在前進指揮所里》的解讀全部結束,我像是完成了一次時空穿越,走進抗美援朝戰場,來到104團和父親身旁,感受了那場驚心動魄的戰斗。非常感謝葛洛前輩冒著生命危險赴前沿陣地跟蹤采訪,并用生花的妙筆做了精彩報道;更感謝在那場戰斗中站在父親身后的首長、一同堅守指揮所的戰友和一次次沖向高地的勇士們。正是千千萬萬個革命先輩的付出,才換來了我們今天幸福的生活。

回顧不是為了邀功,更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了銘記歷史,繼往開來,用革命前輩的精神激勵自己、鞭策自己,為傳承紅色基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既是父輩對我們的殷切希望,也是我們這代人應盡的歷史責任!

〔責任編輯 君 早〕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 2019年10期

傳奇·傳記文學選刊的其它文章
藍天忠魂
“鋼鐵戰士”麥賢得
太行之子
英雄張超的4.4秒生死抉擇
張鐮斧的一生七情
紅軍精神代代傳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绝地求生手游下载 江苏11选5任7技巧稳赚公式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吉林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重庆快乐10分官方网站 火币法币交易 赚钱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 重庆农场快乐10分走势图 app棋牌如何找漏洞 努力赚钱媳妇图片 贵州快3最准预测号码 可以赚钱的app视频教程 12选五开奖走势图